基础知识

2020年血管支架行业深度研究报告!

发布时间:2021-01-04  浏览:

血管支架行业深度研究报告

血液支架概括

(1)血管支架的定义
血管支架是一种金属材质或者高分子材料做成的一种管状支架,是指血管在球囊扩张成形的基础上,在狭窄闭塞段血管置入内支架以达到支撑狭窄闭塞段血管,减少血管弹性回缩及再塑形,从而保持管腔血流通畅。属于血管介入器械的一种。目前血管支架已被广泛应用冠状动脉、颅内动脉、颈动脉、肾动脉和股动脉等血管疾病的治疗中,并取得令人眠目的疗效。主要被分为冠脉支架、颅内支架和外周血管支架。
血管支架直径通常在2-6mm、壁厚0.1-0.2mm;长度根据病变位置有不同的规格,从几毫米到几十毫米不等;加工工序包括微细管坯制备、激光切割及化学抛光。
(2)血管支架的发展历史
介入心脏病学的第一次革命发生在上世纪90年代——金属裸支架(bare metalstent,BMS)诞生。Sigwart等和Palmaz等首先将不锈钢金属编制而成的支架应用于临床上。1989年,Gunther等使用自膨式支架Wall-stent治疗骼-股动脉狭窄闭塞,取得了良好的效果。但随后逐渐暴露出较高的术后再狭窄发生率,国外数据显示,BMS术后再狭窄率达30%。
为了解决大后期支架内再狭窄的难题,人们研发了药物洗脱支架(drug-eluting stent,DES),这是介入心脏病学的第二次革命。2002年,Cordis上市了全球第一个DES——Cypher支架,其携带的药物为西罗莫司(Sirolimus),此后进行的一系列随机对照研究结果表明,与金属裸支架相比,Cypher支架在植入的第9个月时,靶病变血运重建率(target lesion revascularization,TLR)降低了约80%,靶血管血运重建率(target vessel revascularization,TVR)降低了约70%,死亡率与心肌梗死(myocardial infarction,Ml)发生率无显著差异。
可降解吸收支架的研发历史可追溯到1988年,Stack和Chapman等率先研制出生物可吸收支架,将支架植入到5只猪的股动脉中,在规定的时间点,血管造影术(angiography)和组织病理学(histopathology)特征显示,血管通畅率良好,没有炎症反应和严重的血栓形成,这拉开了生物可降解支架的研发序幕。
1998年,Yamawaki等研发出了第一个真正意义上的可完全降解吸收的左旋聚乳酸(PLLA)支架。在此基础上,2000年,Tamai等首先报道了lgaki-Tamai聚合物支架的临床实验,这是第一支用于临床研究的生物可吸收支架,将25枚聚合物支架植入到15例患者体内,血管内超声(IVUS)显示术后支架并未发生明显的急性弹性回缩,3-10a的随访也反映了良好的长期临床结果。2006年,Peuster等加工出了一种可降解的纯Fe支架,该支架的厚度约0.12mm,扩展后的支架直径为6-12mm,将支架植入到27只雄性迷你猪的降主动脉中,组织病理学研究表明,在迷你猪的血液中未观察到Fe3+过载及与Fe相关的器官毒性的现象。2010年,雅培推出全球第一款完全可降解的支架,获得CE认证,并于2016年通过FDA认证;但因其存在各种各样的实际问题2017年被大规模撤回,植器械之家不再销售。
(3)血管支架的种类
血管支架的发展主要经历了三个阶段:裸金属支架(BMS)、药物洗脱支架(DES)以及可降解支架(BRS);药物洗脱支架主要是为了解决支架植入后再狭窄问题DES,但随之产生的另一个问题是支架长期植入后发生“晚期血栓",晚期血栓的发生被认为与支架上药物载体的降解有关。因此,兼具两种优异性能的可降解支架被公认为下一代主流支架。
血管支架
当前研究者正在从事第三代血管支架——可降解支架的研发,主要集中在以聚乳酸为代表的可降解聚合物支架,以及以镁合金为代表的可降解金属支架。制造技术主要有3种:①激光雕刻技术(应用广泛),②3D精密快速制造技术(较大潜力),③编织技术。
高分子聚合物全降解支架因其机械性能较差,与同样尺寸的金属支架相比,其径向支撑力不足,要达到相同的径向支撑力,支架厚度则远大于金属支架,降低了支架内腔的有效面积,这在很大程度上减小了高分子聚合物全降解支架的适应症范围。与高分子支架相比,金属全降解支架的机械性能较好、降解速率略快,优势日益突出。
总结来看,可降解支架材料的要求:①支架材料必须有良好的生物相容性,材料本身和其降解产物能被人体代谢吸收;②支架材料的降解特性使其在早期能够提供损伤血管足够的径向支撑力,而后逐渐被降解吸收。因而,可降解支架的技术发展因主要围绕支架材料选择、支架设计(包括药物释放动力学时程)、材料降解等方面,具体发展路径为:

血液支架行业发展现状

(1)心血管类支架占据绝对份额,其他版块成长性强
据Eshare医械汇数据,截至2019年我国血管介入三大细分市场中,心血管介入占据最大的市场份额,其中冠脉支架市场规模为180亿元,约占心血管介入器械的56.4%,其规模也远超脑血管、外周血管类支架。但随着医疗技术的发展,市场格局有了新的变化趋势,脑血管介入和外周血管介入市场份额逐步提升,心血管介入占比下降。
血液支架行业发展现状
(2)药物洗脱支架完成国产替代,其他支架刚起步
有关统计数据显示,2017年国产药物洗脱支架的市场份额已经达到80%左右,国内市场主要是为乐普医疗、微创医疗、吉威三家所垄断,合计市占率为64.5%。
药物洗脱支架(DES)产品主要有是四大类:雷帕霉素药物洗脱支架、紫杉醇药物洗脱支架、依维莫司药物洗脱支架和其它药物洗脱支架;其中,雷帕器素药物洗脱支架的占比最大(2017年,77.1%),依维莫司药物洗脱支架主要是雅培和波士顿在生产,在中国市场的占比约为14.9%。在耗材集采的快速推进下,可降解支架由于能够取得较为优秀的临床数据结果,各企业纷纷加大研发投入力度,寻求新的业绩增长点,乐普医疗、微创医疗、先健科技等公司纷纷布局,部分产品已经上市,其他大都均处在临床阶段。
(3)亚太地区是最主要市场,东部沿海为发展引擎
从区域上看,美国和东亚(包括日本、中国、东南亚各国)合计占比70%左右,中国、巴西、印度等发展中国家市场规模增速呈现快于全球增速的态势,冠脉支架市场规模增速普遍高于10%。华北地区、华东地区和华南地区是最我国主要的销告地区,2017年销量分别占全国总量的19.3%、28.9%和20.3%。主要是这些地区经济发展水平高,人口比较集中,患病人数比较多。

血液支架行业市场规模分析

(1)血管介入市场规模分析
按照治疗部位不同可以将血管介入器械分为心血管介入器械、脑血管介入器械、外周血管介入器械。
血管介入市场规模分析
近年来,全球血管介入耗材市场规模增速放缓,保持在3%-5%,2018年全球血管介入器械市场规模达232亿美元。据《2020中国医疗器械蓝皮书》显示,2019年血管介入器械市场规模约为480亿元,同比增长23.39%,为高值耗材第一大细分赛道。其中,心血管介入器械市场规模约为319亿元,脑血管介入市场规模为63亿元,外周血管介入器械市场规模达到98亿元,心血管介入占据着最大的市场份额。
血管介入市场规模分析
(2)血管支架市场规模分析
血管支架,尤其是冠脉支架,是心血管介入器械中最具代表性的部件,也是研究的重点领域。综合数据来看,2016年全球冠脉支架的市场规模在70亿美元左右,增速6%左右,预测2016-2020年CAGR为6%左右,呈现出成熟市场稳定增长的特征。
据沙利文数据,2020年中国心脏支架规模预计超200亿。实际上,中国的心血管支架使用、研发和国际基本接轨。从最基本的BMS的使用,到DES-BVS的演变,医生和国产器械的厂家都参与其中。2013-2017年,中国心脏支架行业市场规模从68.6亿元增长到134.6亿元,年复合增长率到18.3%。沙利文预计,未来5年中国心脏支架行业市场规模仍将保持13.9%的年复合增长率持续增长,预计2022年将超过250亿元。
可降解支架作为冠脉支架的下一个发展方向,目前仍有较多企业在进行研发。预计可降解支架未来仍有望获得不小的市场份额,在一段时间内将可能以高端型号的身份存在。统计显示,2018年全球可降解支架市场规模为26.47亿元,4年CAGR约为34.4%。兴业证券经济与金融研究院基于三大假设,预计2020年我国国内冠脉支架植入量为181.5万架,可降解支架潜在市场空间约为118亿元。

血液支架行业发展驱动力

(1)心血管疾病发病率较高,人数基数日益扩大
据《中国心血管报告2018》推算,我国心血管疾病现患人数2.9亿,每年因心血管疾病死亡人数约占城乡居民死亡人口总数的44.33%,死亡率居各疾病之首。
根据阜外医院、安贞医院与美国哥伦比亚大学合作对2010年-2030年中国35-84岁人群心血管发病趋势的影响进行的预测,如果仅考虑人口老龄化和人口增加的因素,中国35-84岁人群中心血管病(心绞痛、心肌梗死、冠心病猝死、脑卒中)事件数增加将大于50%;如果考虑血压、总胆固醇、糖尿病(收缩压年上升0.17-0.21mmHg,总胆固醇上升至5.4mmol/L,糖尿病患病率上升15%)、以及吸烟(下降)的因素,心血管病事件数将额外增加23%;2010-2030年心血管病事件数增加约2130万,死亡增加约770万。
(2)PCI手术数量增速提升,支架增长空间巨大
2019CCIF公布的数据显示,从2009年-2018年,我国PCI例数持续攀升,2018年全年进行的PCI手术达到91.5万例,同比增长21.5%,增速提升。平均每例手术使用支架数量为1.46,近年来基本趋于稳定。
PCI手术数量增速提升,支架增长空间巨大
 从人均PCI手术量来看,2017年中国平均每100万人有542例患者进行PCI治疗,而同期日本每100万人中超过2000例患者接受PCI治疗,美国则超过3000例。由此可见,中国人均PC1手术量与发达国家相比仍然处于较低水平。
(3)医保政策不断完善,可消费性显著提升
近年来,农村居民的心血管发病率不断上升,且明显高于城镇,死亡率也显著高于城镇居民。在我国城乡居民主要疾病死因构成中,心血管病占比均超过40%。
据《中国心血管病报告2018》数据,2016年中国城市居民心血管疾病死亡率(1/10万)为265.11,农村居民则为309.33。2013年先心病、急性心肌梗塞、脑梗死等20种疾病就已经被纳入农村大病医疗保险中,报销比例不低于90%。随着医疗改革的深化,农村医疗保障覆盖人口逐渐扩大,以及患者消费能力增强、优质医疗资源加速下沉,为血管支架进一步渗透提供内生动力。
(4)耗材集采的推出助力创新支架加速突破
目前,高值耗材带量采购政策在国内如火如茶展开,按照品种入选逻辑,较大部分支架产品均有入选的可能。药物洗脱支架(DES)作为目前应用最广泛的血管支架,其广泛应用于各种心血管疾病当中。被纳入带量采购后,将会对医疗器械企业产生较大的冲击,现有业务体系会将出现较大程度调整;从另一方面来看,企业将着力开发新的业务增长点,加大对集采避坑赛道的投入力度——可降解支架、药物球委等,进一步刺激创新能力。

血液支架行业发展驱动力

目前,中国支架市场中裸金属支架已经基本被淘汰,主流产品为第二代药物洗脱支架。
(1)国外血管支架竞争情况
国外血管支架竞争情况
(2)国内血管支架竞争情况
a.主要上市公司情况
主要上市公司情况
b.主要非上市血管支架公司
国内可降解支架方面,乐普医疗的Neovas和山东华安的Xinsorb研究进展迅速,已于2019年、2020年分别上市。微创医疗的Firesorb、先健科技的1BS、北京阿迈特的AMsorb和上海百心安的Bioheart等企业产品也在积极推进研发和临床研究。

 

总结

心血管支架在国内已经成熟,并顺利完成国产替代,国内相关企业和外资品牌可以一较高低;颅内支架、外周血管支架在国内还属于起步初期,布局该赛道的国内企业较少,且产品大多处在研究开发中,外资品牌占据绝对主导地位,因而对国内企业而言存在巨大的机会。
 
在集采不断推进的大背景下,传统支架已不能支撑起企业发展,新一代可降解支架必定为行业发展确定性趋势。而可降解材料是决定可降解支架研发成败最关键的因素,因而在目前聚合物支架、镁合金、铁合金及锌合金基础之上,随着材料工艺的加速推成出新,今后还会出现新的可降解材料,以便制备出具有更高的径向支撑力、更小的回弹、较小的支架覆盖率、且能更均匀降解。
 
医疗器械注册咨询

站点声明:

本网站所提供的信息仅供参考之用,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也不代表本网对其真实性负责。图片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如有侵权请联系我们,我们立刻删除。如有关于作品内容、版权或其它问题请于作品发表后的30日内与本站联系,本网将迅速给您回应并做相关处理。
北京飞速度医疗科技有限公司专注于医疗器械、诊断试剂产品政策与法规规事务服务,提供产品注册申报代理、临床合同(CRO)研究、产品研发、GMP质量辅导等方面的技术外包服务。

相关推荐

ONE-STOP SERVICE

一站式服务
在线留言

免费赠送3万家医疗器械企业名录